纪欣然命案继续传唤多位证人 更多详情陆续浮现

中新网12月11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报导,当地时间12月10日,南加大中国留学生纪怅然
命案最后一名原告奥丘阿(Alberto Ochoa)庭审进入第4天。检方传唤了4名证人,分别是洛杉矶警局负责调阅监控录相
的警官丹尼尔(Daniel)、在海边抢劫现场执勤的洛杉矶警局警官考瑞斯(Corres)、警局办案探员约翰(John)和2014年7月25日清晨第二抢劫现场一对男女受害者中的男子泰若斯(Teros)。

证人丹尼尔

洛杉矶警局探员丹尼尔(Daniel,证人1)在10日上午作证时默示,纪怅然
命案两个现场周围的多个监控录相
都是经他之手进行转码、调整解析度后放大处理的。除了技术上的驾御外,并不对监控录相
做任何本质上的改动,以此证实这些用来指控奥丘阿涉案的视频录相
具有法律效力。

证人泰若斯

2014年7月25日清晨第二抢劫案现场两名受害者中的男子泰若斯(证人2)默示,他和女受害者柔查(Boaubia Rocha)是伴侣。案发当天,柔查坐飞机到洛杉矶看泰若斯,他开车到洛杉矶机场接柔查,并直接把她从机场拉到多克维勒州海滩。

两人把车停在海滩边的一处街边,以后
坐在人行道边的马路上一边看大海的夜景一边聊天。过了一会,一辆玄色轿车停在他们的轿车死后。车上上去3男2女共5名青少年,对他们实行了抢劫。泰若斯被用棒球棍打致骨折,柔查的手袋被抢。

审理纪怅然
命案的洛县刑事法院大楼内景

外患。(图片来源:美国侨报记者 高睿 摄)

泰若斯指认,4名暴徒当中的一人就是坐在原告席中的男子奥丘阿。但他不确定用棒球棍打他的人能否就是奥丘阿本人。他只是预先听女性伴侣柔查告知他,用棒球棍打他的是奥丘阿。

泰若斯和柔查逃跑后,发现附近停着一辆警车,便跑上前去,向坐在车里的两名差人汇报了刚发生的抢劫案。在他们死后追逐的奥丘阿、格雷罗(Alehandra Guerrero)和14岁的女孩“小可恶”(Lovely,外号)看到警车后四散逃开。

证人考瑞斯

警员考瑞斯(证人3)默示,他和搭档警员鲍尔(Paul Shearholdt)在海边接到泰若斯报警后,首先抓获了两名女孩,随后在海滩公厕里抓到了奥丘阿。德卡门(Jonathan Del Carmen)和加西亚开车逃离现场。警方通过车牌号向警局通报逃犯的车辆信息,结果得到的回响反映是,这辆车和两小时前纪怅然
命案嫌犯驾驶的是同一辆轿车。

警方将奥丘阿等嫌犯带回警局问话,开始的时候,奥丘阿称自己虽然拿着棒球棍但并不殴打受害人泰若斯。直到警方称有监控录相
后,他才承认自己动手了。在问话过程中,警方并不知道两小时前这伙暴徒刚把纪怅然
打成重伤致死。

证人约翰

第4位证人是洛杉矶警局探员约翰(John),他参与了奥丘阿的问话,并全程做了灌音。灌音中,奥丘阿称,案发当天他和伴侣一起在公园打棒球。早晨8点多,两个女孩格雷罗和“小可恶”约他去玩。他们随后又约了德卡门和加西亚。5人在伴侣“吻”(Kisses,外号)的家里玩到半夜12点,以后
开着“吻”的车去海边“玩”,但“吻”不加入该次外出。3男2女开车到第2抢劫案现场,遇到了受害人泰若斯和他的女性伴侣柔查。5名暴徒下到海滩转了一圈后回到路边的轿车旁。

这时女孩格雷罗说:“抢这一对男女”奥丘阿说“不要”。德卡门则默示不加入他们的抢劫行动,直接回到了车上。就这样,加西亚、奥丘阿、格雷罗和“小可恶”4人,便对泰若斯和柔查实行了抢劫。

12月10日上午,原告奥丘阿的母亲和哥哥前去法庭旁听。其母亲身穿黑底白花上衣,玄色裤子,瓜子脸,盘头,眼窝深陷,看上去衰老消瘦。其哥哥剃着平头,上身穿玄色套头衫,下身是一条黑裤子。律师蔡文慧默示,母子二人已经多次到法庭旁听,看得出母亲对儿子涉案十分忧心。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baafa.com

© 2019 新利彩票-新利彩票官网-18×88.vip . Powered by WordPress. Theme by Viva Themes.